中国竞彩网首页|竞彩篮球首页中国竞彩网
首頁>檢索頁>當前

通識課上的小老師

發布時間:2019-04-01 作者:通訊員 肖珊 吳霜 來源:中國教育報

在武漢大學本科生通識課的課堂上,除了循循善誘的任課教師外,還有一位協助主講教師布置作業、組織討論、互動交流等工作的“小老師”——研究生助教。

為激發學生學習興趣,提高學生學習過程中的主動性、創造性,增強研究生的教學實踐能力、學術交流能力和服務意識,武漢大學在開設部分本科課程中遴選研究生助教和小班指導教師,共同推進“大班授課、小班研討”課堂教學改革。

這些活躍在通識課堂上的助教,協助初入大學校門的本科學生走進學術之門,并成為他們的榜樣;同時,助教們也通過旁聽課程、完成教學任務開拓自我視野、鍛煉組織協調能力,換一種視角看待自身所學的專業知識,得出全新的結論。“學長學姐”攜手“學弟學妹”在武大的通識課堂上共同進步。

    “小助教”架起師生溝通橋梁

助教團隊的學生來自各個學院,他們抱著各自的思考和信念成為助教,或是向往和自己尊敬的老師一起工作,或是為了未來的職業規劃積累經驗,或是想體驗一番本科沒有體驗過的通識教育課堂,為自己的學習研究找一些靈感。

來自哲學學院的學生胡宗超表示,成為助教一方面是為了鍛煉自己,提高自己的知識掌握水平,而另一方面是可以跟學弟學妹一起學習,在自己成長之余也幫助別人。

當助教需要什么能力?很多學生抱著想鍛煉自己、接觸教學工作的初衷應聘助教崗位,當然,能通過選拔走進課堂,他們自身也有很多優秀的品質。胡宗超介紹成為助教首要的是對知識充分掌握,不能所有的教學任務都靠老師;另一方面要有良好的做人修養,要用帶有人文情懷的態度面對生活,才能更好達到“通識教育”的目的;最重要的是能夠跟學生溝通交流。

助教在課堂上是老師和學生之間溝通的橋梁。相比于老師,年齡相仿的助教更能理解學生的想法和需求。

助教蔡思源站在國際化的角度表示,“助教”是引進國外的TA概念,在國內還不是很常見,還有一定的實驗性,如果大家努力去做,會在課堂上發揮很大的作用,是非常有益的嘗試。

    研本協力打破課堂呆板模式

“助教課堂給我的第一個感受是,主講老師們對于課堂充滿激情和活力,感染著我。如若不親身去聽過課,我很難相信平時專攻機械、計算機等理工科的老師們,能把哲學講得如此淺顯易懂,又能把大家熟知的達爾文自然選擇和牛頓三大運動定律講述得如此吸引人。”動力與機械學院2018級博士生龍云感嘆。

作為助教需要協助主講老師開展課堂的任務。雖然早已在各種學術會議上進行過多次學術PPT匯報,但是第一次面對著早已坐滿了整個教室的學生們,對于很多助教來說還是會有一絲慌亂和忐忑。課堂前教室的投影問題,課堂中后排學生聽不清老師的講解,學生對講解內容的疑問……這些細小而又重要的事情,無不考驗著他們的應變能力。

“所幸的是,主講老師對我們助教給予很大的支持,新生們對我們也充滿信任,所以我們的助教課堂開展得非常順利。”龍云說。

水利水電學院2018級博士生楊舒涵在每一次上小班討論課之前,都會提前半個小時到教室和提前來的學生交流一下他們對本門課程的想法,并記錄下來反饋給老師。課堂上,她更多的是抱著一種學習和交流的心態,每一次聽學生們的討論結果,都讓她興奮。她觀察到學生們有的擅長辯論,有的擅長總結,有的思路清奇,有的另辟蹊徑,總會讓人眼前一亮。“讓我記憶深刻的一件事是,在討論當代宇宙觀的分類和認同的問題時,一組同學對宇宙開始(奇點大爆炸)、宇宙終結(熱寂理論,黑洞融合,宇宙坍縮)、與宇宙循環(量子宇宙的不確定性、龐加萊回歸)的侃侃而談,其對物理研究之深度和廣度讓人折服。”

“其實助教是一種更強調啟發式、探究式、探討式、參與式的教學活動,在助教的同時,我也在受教。不僅有助于大一新生獨立思考習慣的養成,也促進了我自身的創新能力。”楊舒涵總結道。

教學相濟催生萬能動力

“助教”這個身份對于即使成為博士研究生的余慕怡來說并不陌生,在碩士階段,她就擔任過李建中老師“中國文化概論”課程的助教。在最初選擇成為助教時,她也曾遇到過一些不理解,有些同學調侃,認為她作為已經進入文藝學專業領域的博士,再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為本科生基礎的概論課程擔任助教,除了分擔老師的工作,解答學弟學妹的困惑之外,對自己一點兒好處都沒有,純粹是浪費時間。

但余慕怡有自己不同的想法。她認為,助教工作給她帶來的幫助和啟發遠遠超過這個工作本身。回歸到原點來量化這個“職位”的實際效用,如果未來想當教師,助教無疑是教學經驗的積累,是難得的課堂實踐機會。她表示,助教給她的最大幫助,就是自我思維與意識的轉變:“這種轉變無論我今后從事什么工作,都是一種財富,就像萬能動力。‘大班授課,小班討論’是通識教育大改革中的一個新的嘗試,助教之旅是我自己對‘通識’和‘教育’理解的顛覆之旅。”

她認為,與碩士階段傳統意義上的助教不同,這次“大班授課,小班討論”模式下的“新助教”,對她來說是一個新的挑戰。從前傳統模式的助教,更像是升級版的高中課代表,主要的任務就是上傳下達和答疑解惑。而“大班授課,小班討論”的新助教則不同,除了做好傳統助教的基礎性工作之外,她的工作重點是在于協助授課老師開展小班討論。

助教成為教師和學生的中間人,余慕怡認為,這個“中間”有兩層含義:一是做好授課老師與學生之間的中介,不僅要助“教”,還要助“學”,一方面通過討論課將授課老師的教學理念和方法融貫其中,以促進學生在科學的教學方法指導下開始學習;另一方面,將課堂上學生的學習狀態包括學習興趣、掌握程度等反饋給授課老師,協助授課老師充分掌握學生的學習狀態,不斷調整、完善教學計劃。二是做好自己的“中間人”,在討論課中助教既是老師亦是學生,雙重角色需要不斷切換,且要自如、適時、適度。

《中國教育報》2019年04月01日第8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 www.irrjz.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中国竞彩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