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首页|竞彩篮球首页中国竞彩网
首頁>檢索頁>當前

五代鄉村教師的歷史畫卷

發布時間:2019-10-11 作者:鄭新蓉 胡 艷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在中國,鄉村教師是一個獨特的群體。他們常年堅守鄉村,成就鄉村教育;他們始終耕耘鄉土,培育國家未來。新中國成立70年來,五代鄉村教師薪火相傳,鑄就了公共教育最堅實的基礎,也書寫了農村兒童人生領路人的出色價值。回看并描繪70年來歷代鄉村教師的群像,可以更深入地理解鄉村教師的社會功能與教育情懷,更好地把握鄉村教育的發展與未來。

鄉村教師是國家的重要支柱

我國的鄉村教師,是全世界人數最多、身份和精神特質最為獨特的群體。這個群體,繼承了中華民族上千年的“耕讀傳習”“修齊治平”的鄉紳情懷,在新中國成立后,幾代鄉村教師又擔負著革命、建設、發展與民族復興等一系列國家使命,堅守奉獻,使得廣闊的鄉村成為國家各類人才最重要的培養和輸送基地。

回看并描繪新中國成立70年來歷代鄉村教師的群像,可以更深入地理解鄉村教師的社會功能與教育情懷,更好地把握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進程中,農村教育和鄉村教師是如何在社會的末端聯動著社會變革的主旋律。

第一代:速成而多樣的鄉村教師

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代鄉村教師,一部分是新中國成立以前從教的教師,也稱舊社會“留用”,他們會經歷解放初的政治甄別;還有一部分是在新中國成立初期一年制的速成中學培養的。第一代農村教師具有從業年齡、身份多樣的特征,教師的政治素養和文化水平合格,他們主要是通過全國的政治運動、速成教育、簡易師范和各種培訓培養而成。教師肩負著兒童教育和成人識字教育的雙重任務,因此,社區與學校、兒童與成人、家庭與教師是密切相連的。

第一代鄉村教師是新中國低成本普及鄉村兒童和成人教育的主力軍。這一時期國家政權穩定,社會動員和生產動員是教育的主要任務。這一代鄉村教師都經歷了“清匪反霸”“土地改革”“抗美援朝”和農村初級集體化社會政治運動。從土地改革到農村土地集體化,鄉村教師踐行著社會主義“公共教育”的價值,厚植著愛國、團結、集體主義、勤儉節約和艱苦奮斗精神和作風;在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第一代鄉村教師中,女性教師極少,但她們對初等教育普及,特別是為農村婦女掃盲和女子入學起到了極大的榜樣和推動作用。

第二代:農村集體時代的鄉村教師

新中國第二代鄉村教師是20世紀50年代中后期至1966年期間的鄉村教師。他們大部分接受過系統的中等師范教育、簡易師范教育和高中教育。1949年以后,我國師范教育的獨立體系得以延續,并擴展了服務于農村教育的縣級師范學校。高等和中等師范實施的免費教育和包分配政策,吸引了許多優秀的農村青年。

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是這一時期的教育主旋律。隨著追趕型社會主義政治運動和生產運動(“大躍進”),農村學校快速擴建,教育普及也呈現“大躍進”的態勢:大齡男女青年甚至懷孕的年輕母親都能夠走進中小學校;教學內容突出政治性和實用性,如“農村會計記賬法”等;學校招聘大量教師;鄉村教師過著農村生產集體生活。

“大躍進”的教育革命以及教育調整,使得教師在城鄉之間、農民與教師身份之間、家庭與學校之間流動和轉移。農村學校規模的變化,也帶來了學校和教師隊伍的縮減,大批事業編制的教師被精簡,稱為“下放”,教師又變成農民。而到了國民經濟恢復時期,一些教師又回到學校,成為“頂崗”教師,逐步成為“轉正教師”。激進的社會主義給這一時期的教育帶來了打擊,也積累了經驗。

第三代:知識青年和“下放”教師

新中國第三代鄉村教師是指1966年至1976年,即“文革”十年的教師群體。農村教育同全國一樣,都經歷了“停課鬧革命”,教師也經歷了各種“教育革命”,受到一定沖擊。但是在教育資源短缺的鄉村,教師依舊受到人們的敬重。

20世紀70年代中期,即“文革”后期,也是農村學校教育的普及最為廣泛的年代。這種農村集體的辦學方式,把教育辦在老百姓家門口,形成了生產隊辦小學或“撐腿班”,生產大隊辦“帶帽初中”。學校數、學生人數和教師人數都是歷史上最高的。這一階段是鄉村教師最多的時期,教師的選拔更多是由集體生產大隊的干部或建設兵團推薦產生,大批“上山下鄉”和回鄉知識青年成為鄉村教師的重要來源。這些掙工分的“腦力勞動者”,成了許多農村城市文明和革命思想的傳播者。這一時期各地師范學校重新招生,以推薦一線工農兵的方式入學。

第四代:中師生教師群體像

改革開放以經濟發展為中心,城鄉教育分化加大,我國教育的公共性也發生了改變,以社會主義階級性、勞動和集體價值為本的公共性和“農村集體—國家辦學”普及的教育模式,開始讓位于政府主導的“兒童權利—國家義務”以及教育專業化的公共性。20世紀80年代開啟的鄉村義務教育普及運動是與農村勞動力轉移同時發生的。

第四代鄉村教師,最典型的是20世紀80年代和90時代末期中師畢業的教師群體,他們是憑借中考的高分進入本地師范學校,通過“免費—分配”體制回到本鄉本土。這批鄉村教師也是計劃經濟師范教育辦學體制最后的一批農村教師,堪稱“最后的鄉村精英”,他們是全科型、技能型人才,有扎實的“三字一畫”基本功。這群教師,自己放棄了接受重點高中教育,放棄了上大學的機會,成為農家子弟脫貧和走向城市文明生活的橋梁和激勵者。他們不僅把幫助農家子弟脫貧和上大學看成使命,自身也成為農家子弟的榜樣,至今仍是當地最有影響力和最受尊敬的一代教師和教育領導。

在身份上,這批教師大多數是公辦教師,他們對鄉村和土地有著天然的、基于地緣和血緣的親近。他們崇文重教,重視文化教育中的基本知識和基本技能,在今天這樣的信息時代,這群鄉村教師是書本紙筆教育和鄉村文化最后的守護者。

第五代:城市化進程中去留難舍的農家子弟

在21世紀以來的城市化進程中,伴隨著農村青壯年勞動力人群的大量轉移,農村文化和知識人才開始外流。人才的外流主要是通過家長流動、家長擇校、學校布局規模調整、競爭進城的教師配置方式等實現的。此外,中等師范教育升級、高等教育轉型和擴招,致使到21世紀初,全國范圍內出現了近十年的農村教師“招聘荒”,即除了招聘高中和少數城鎮教師外,農村幾乎沒有新的公辦教師補充,這是新生代教師出現的背景之一。

21世紀初,農村教師的短缺以及教育公平的理念,促成了農村教師的多渠道補充,例如2006年中央四部委聯合出臺的“特崗教師”招聘計劃、國家人事部“三支一扶”項目以及各種幫扶的志愿者教師計劃。

新生代鄉村教師,是多渠道補充的教師,他們快速補充了農村教師隊伍,也在學科和年齡結構等方面優化了農村教師隊伍。他們從孩提到就業的人生經驗與20世紀90年代開啟的社會和教育變革是同軌的,是第一代完成離土、離鄉、離(農)戶的鄉村教師,其身份和角色與前幾代鄉村教師迥然不同。他們經歷了城市化,城市現代生活經驗比前一代教師豐富。他們有夢想也有負擔,看似多樣的機會,卻讓他們更為奔波、更為糾結。他們在城鄉之間糾結,在留守與流動中糾結,在事業與飯碗中糾結。然而,新生代鄉村教師在融入真實的生活和事業后,絕大多數開始腳踏實地、理性、務實地將城市生活中最有力量的現代性元素融入當下的鄉村生活。盡管他們也有許多城市化的特征,但蟄伏于他們身體里鄉村原始的活力、樸素清晰的價值觀和親情都會使他們煥發一種特有的活力。鄉村待發展的機會和前景,正在為這群特別的鄉村教師展現更大的舞臺。

鄉村教師的使命與擔當

鄉村教師用自己的知識和信念,撐起鄉村教育一片藍天

新中國成立以來,鄉村教育與城市教育并不處在同一發展水平上。由于國家落后的經濟發展水平和極其有限的人力條件,為了在相對孤立的狀態下自力更生建設工業化強國,我們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集中資源和精力,以城市為中心大力發展工業化。這一時期,是我們的鄉村教師用自己并不堅實的肩膀為鄉村兒童和國家發展支撐起教育的藍天。

在普及教育的早期,一些鄉村中小學校舍都是由教師首先建立的。他們或利用村里的祠堂、廟宇,或借助社隊倉庫、閑置房屋,或借用村民的住宅建起學校,使當地的孩子不再跋山涉水,而是在家門口就能上學讀書;也使當地女孩能夠平等地接受學校教育。在教材不足時,他們因陋就簡,自編教材并充任全科教師,為鄉村孩子進行基本的讀寫啟蒙教育。

在困難的年代中,許多鄉村教師用自己微薄的工資給上不起學的孩子交學費;在自然災害糧食短缺的年份,省下自己的口糧補給學生;他們守渡口、爬山巔,每日接送學生;還有教師在學生不慎掉入水中的時候,不顧水流湍急洶涌,跳入水中救起年輕的生命。他們的行動,讓很多學生萌生“長大以后當老師”的美好愿望。

許多鄉村學校教師,請求地方政府辟出幾分地,利用業余時間帶領學生除草、種菜,使學生告別了咸菜就剩飯的日子;教師們還會憑借樸素情感和能動性,爭取上級部門或企業調撥緊缺物質來改善學校的辦學條件,把四面漏風的簡易教室變成教學大樓;他們會聯合村委會募集資金把學生上學的泥濘路鋪成柏油路;他們讓一度凋敝的山村教學點重新吸引眾多學生和家長,變成教學質量上乘的學校。

可以說,沒有新中國成立后一代又一代的鄉村教師甘于清貧、不畏艱辛的長期奮斗,就沒有我們九年義務教育普及的可能,更沒有支撐我國經濟高速發展人數最多的勞動者和建設者隊伍。

鄉村教師成為傳統農業文明與現代社會聯結的橋梁

我國許多鄉村地區在新中國成立后仍然長期處在以農業為本的社會中,因此人們對世界的認識以及他們賴以生產生活的知識和能力,仍具有前現代農業社會的特征。通過在鄉村建立公共學校和鄉村教師孜孜不倦的教育,古老而相對邊遠的鄉村與現代的城市和工業連上了線。

鄉村教師給鄉村的兒童打開了現代文明的窗口。他們教給中小學生現代的自然科學知識、農業知識和社會知識,使一代代農村孩子能夠成才,成為合格的勞動者;飛速發展的信息時代里,鄉村教師把自己在城市接受的新知識、新觀念、新文明傳授給學生,帶領孩子們接觸計算機、互聯網等先進技術;有的教師生怕孩子與快速發展的現代社會脫節,甚至利用自己微薄的工資,帶學生走出鄉村親身體驗廣闊的世界,在孩子們心中樹起了遠大的理想。

更難能可貴的是,許多鄉村教師把自己與鄉村的命運緊緊連在一起,用自己的知識和能力服務于鄉村的生產建設。在農村集體化年代,教師兼顧基礎教育和掃盲教育,為鄉親們寫信、寫春聯;他們帶領學生參與生產隊研發新型農具,幫助生產隊修繕農業機械;他們因地制宜,為鄉村設計和建立小型水電站,使得基層政府、村民、學校都用上免費的電;他們幫助引流和安裝電視信號設備,使當地的老百姓能看上電視,村民的生產、生活能夠順利開展。

可以說,在建設社會主義強國的過程中,在城市化的浪潮里,正是鄉村教師的存在和作為,使原本依賴于傳統農業文明的鄉村教育沒有被快速的現代化進程所拋棄,而是有序和快速發展著。

鄉村教師傳播黨和政府的聲音,維護了鄉村的穩定與發展

1949年以后,中國共產黨以廣大人民的利益為本,致力于建設一個獨立、民主、和平、統一和富強的新中國。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如何把黨和政府的建國思想、理論基礎、治國理念以及建設的方針政策很好地傳遞下去,除了要依靠強有力的各級政府組織,更要依靠學校教育和廣大教師。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農村掃盲運動,就是以鄉村教師為主力的。他們在教鄉村百姓識字的同時,還傳授那個時代的革命歌曲,既豐富了當地村民特別是青壯年的業余生活,也提升了他們對黨和政府的認同。鄉村教師,作為鄉村的知識分子,經常幫助基層鄉鎮政府開展當地方針政策的宣傳工作,通過書寫標語、出墻報和漫畫、組織“宣傳隊”和“宣講團”在生產一線發揮著宣傳作用。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把黨和國家的聲音與期望通過教育、文字、圖畫以及歌舞表演等形式傳遞給鄉村。

鄉村教師成為現代公共教育的薪火傳人

鄉村教育和鄉村教師在革命化、專業化、規范化、法治化等現代化進程中,逐漸脫離農村人的身份和文化,逐步由鄉村的代言人、受人尊重的鄉村事務的仲裁者,變成國家專業化教師。或許會因而減少了“鄉紳”守護鄉村和鞭策鄉村兒童改變命運的激情,但鄉村教師始終是鄉村和城市的聯結者,是國家意志的傳遞者。在我國特定的現代化進程中,幾代鄉村教師的生命故事,是中國教育事業宏大敘事的組成部分,例如“掃盲”“普初”“普九”“均衡”等。鄉村教師對“翻身解放”“革命”的激情是真實的,對“革命”或“轉正”的焦慮也是真實的;他們有各自的包袱,或政治出身、或職業身份、或文化水平;他們有個人的理想,也有家庭負擔;他們既有鄉土情懷,更有強烈的國家認同。教師職業的體面和光榮也是他們不離不棄的原因。

現代國家,通過改變農村的社會組織形式和普及教育,使得過去只與土地和家族發生聯系的農民,逐漸獲得人民和國家的身份認同,教師是最先獲得現代國家意識的群體。中國農村的教育現代化和教育的普及是國家、集體和農村家庭共同完成的。傳統的耕讀文化和科舉制度孕育的廣大鄉村,是現代化和教育普及植入的土壤,例如尊敬師長、尊師重教等優良傳統。新中國教育的普及經歷了從“人民教育人民辦”到“義務教育國家辦”的發展歷程。“人民”辦的是公共教育,政府辦的也是“公共教育”,只是國家、集體以及人民在其間的位置和責任不同。如今,鄉村教師的角色也在變化,由對家鄉孩子前途負責的感情逐漸讓位于普遍關愛和尊重兒童、追求公平和優質教育的理念,而教師的角色正在從學生的知識傳授者轉變為學生學習活動的設計者、組織者和指導者。

新中國成立70年來,五代鄉村教師薪火相傳,鑄就了國家公共教育最堅實的基礎,也是幫助農村兒童走向城市化和現代化的領路人。

(作者系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irrjz.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中国竞彩网首页 14场胜负 奥运会网球比分扳 nba体球网 亿客隆彩票首页 黑龙江22选5 新浪体育山东鲁能 中国竞彩比分足球比分直播 广西11选5 五分彩 湖北快3 篮球比分网逛球街 看足球指数的软件 快乐十分 陕西11选5 快乐时时彩 重庆百变王牌